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荷绿漪的博客

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  

2015-09-13 11:24:46|  分类: 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雨荷绿漪/文、摄影

 

   苏州天平山与一代历史名人范仲淹有着不解之缘。范仲淹祖籍陕西,为唐宰相范履冰的后嗣。唐咸通年间他的高祖范隋调任浙江丽水县丞,举家搬迁至苏州定居,死后葬在天平山东麓。后来他的曾祖父、父亲死后葬于天平山西麓,因此天平山成为范仲淹祖茔之地,俗称“范坟山”。范仲淹从政后,仁宗皇帝将此山赐予范家,故又被称为“赐山”。范仲淹及其家族为天平山留下了不可多得的人文景观。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 

   在白云古刹的旁边有一座范仲淹纪念馆,门前有一座石雕,范仲淹身穿朝服,手握书卷,目视前方,气宇轩昂的站立在红枫之间。其身后有座石牌楼,上面写着流芳百世的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”的座右铭。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   进入纪念馆,迎面是一个四方鱼池,水中飘洒着落叶点点,红鲤穿梭其间。四周是银杏树和菊花搭建的花柱,气氛显得肃穆。大堂里供奉着范仲淹的塑像,康熙南巡时授予的匾额“济时良相”悬挂其上,门楣上的“学醇业广”四个大字则是乾隆下江南时所赐。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 

 

   进入这扇月门里面就是展厅,一树红枫燃烧似火,令人欣喜,忍不住拍了几张。很感叹的是中国园林艺术的构思总是那么精巧,布局虚虚实实,景中有景。房屋的设计白墙黑瓦,飞檐翘角,雕花窗棂,古朴中有一种含蓄的中庸之美,能够使人心平气和。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 

   乾隆皇帝一生中六下江南,天平山是他四次登临之地,可见他对苏州的喜爱。“第一流人物”五个字也是乾隆下江南时题赠范仲淹的,一个皇帝能够给予朝臣这么高的评价实属难得。只因范仲淹集政治家、文学家、军事家、教育家、书法家、慈善家于一身,这样的人本来就凤毛麟角。让我们重温一下脍炙人口的范仲淹传世之作《岳阳楼记》,他的文采与人品便熠熠生辉。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
 

苏州天平山·范仲淹 - 雨荷绿漪 - 雨荷绿漪的博客
 

 

岳阳楼记

范仲淹 

   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。越明年,政通人和,百废具兴,乃重修岳阳楼,增其旧制,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。属予作文以记之。

  予观夫巴陵胜状,在洞庭一湖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;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。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,前人之述备矣。然则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迁客骚人,多会于此,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

  若夫淫雨霏霏,连月不开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曜,山岳潜形;商旅不行,樯倾楫摧;薄暮冥冥,虎啸猿啼。登斯楼也,则有去国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

   至若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;沙鸥翔集,锦鳞游泳;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斯楼也,则有心旷神怡,宠辱偕忘,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。

  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乎?噫!微斯人,吾谁与归?

  时六年九月十五日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9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